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陆丰市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265|回复: 0

难忘的日子——记1927年周恩来同志到陆丰

[复制链接]

1970

主题

2201

帖子

39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5563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5-8-1 17:4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005122313.jpg

是一九二七年十月初的一天中午,我突然接到一封由秘密交通站转给我的信,里面写着;“我陪同两位负责同志来到南塘,拟在金厢雇船去香港,希你设法完成这个任务。杨石魂”。我看了之后,即回信说:一定完成任务!同时心里十分惊奇地揣摩:杨石魂同志是中共汕头市委书记,由他陪同来的自然是高级首长,但到底是谁呢?前几天,我曾听南昌起义军到达陆丰的徐成章团长说过,在流沙遭遇敌军袭击之前,他曾见过周恩来同志和叶挺、贺龙两位军长,失散后就不知他们的去向了。难道现在来的就是其中的两位?难道我竟这么幸运地得到护卫首长的光荣重大的任务?但是我又不敢完全相信自己的猜测。

t01cb4b95273851ec10.gif

二天中午,又接到杨石魂同志来信,通知我即晚九时派两个可靠的党员到琐城岭迎接周恩来同志和叶挺军长,并且说,必须绝密地封锁消息,认真做好警卫工作。我一看这信简直乐得心里开了花,我揉揉眼睛,再仔细看信,分明不错。周恩来、叶挺同志就要来我家了,这是何等高兴的事!

时,我又想这个责任不轻啊!周围三十华里左右的碣石、博美和陆丰城等地,都驻有陈学顺的大股敌军和反动地主的保安队,他们正在企图扑灭革命火焰,血腥的魔爪时刻都有伸进金厢的可能。可是党已把这个重任委托我,决不能出丝毫差错,就是粉身碎骨,也要保住首长的安全!

立即着手组织警卫工作。黄厝寮村三十来户人家全是可靠的革命群众,严重的问题只是防卫敌军的突然袭击。因此我挑选了优秀的党员,分别到琐城岭、观音岭、金厢港口监视周围据点里的敌人,另一人在村外巡逻,并约定有情况时,以三枪为号。我考虑了让首长们住在我爸爸的房子里。那是村子里最后面的一所屋子,有一个小院落,不容易暴露目标,也便于向后面山上隐蔽。

124195348_11n.jpg
刚黑下来,我另派两个党员到琐城岭去了。我自己也收拾好房子,怀着一颗火急的心盼望着和首长见面。晚上十点钟了,已经超过了预定的时间,还是没有一点动静,我焦急地后悔自己没有去迎接。可是我若真去了,又怕这边出乱子呀!上弦月已隐入山后。我更着急了,随手抓了驳壳枪,踏着昏蒙蒙的月色,朝琐城岭跑去。

“谁?”这是前去迎接的李秀的声音。

“是我。接到了吗?”我低声地问。

“接到啦!”语音刚落,李秀已陪同杨石魂同志迎面走近。我叫李秀和另外一位同志立刻先回村去警卫,我便和杨同志站在踣边等候。

上来的两位首长都是身材高大,穿着粗布衣服,多么朴素啊!后面紧跟着两位警卫员。杨石魂同志给我们作了介绍。

恩来同志热情地握住我的手,说:“谢谢你,秀文同志!”

“我来迟了,同志!”我说。

“有人带路就行了,你还来接,大家工作都很忙呀!”叶挺同志握着我的手关切地说。

本来有点拘束,但一听两位首长亲切温和的声音,我象遇见久别重逢的上级一样,十分亲切。

20150305204553585.jpg

们向村里走去,周恩来同志一边走一边问我家里有多少人,种几亩地,生活好不好?当他知道我正二十三岁时,高兴地点点头,带着赞扬的口吻说:“啊!你这个年轻的区委书记,还赶得上建设社会主义呢!”

一会,已穿过村后的小树丛,进入屋里。点亮了灯之后,我才看清楚周恩来同志英俊的脸庞,奕奕有神的眼睛,十足象个书生,只是颧骨很高,脸色有些发黄,我不禁暗暗地为首长的健康着急。我更没想到北伐时著名的铁军将领叶挺同志,竟是那么斯文,平易近人,这使我看到了人民英雄的本色。

子里只有一张大床,地下临时给警卫员准备了一张草铺。我腼腆地说:“地方太狭了,请首长们在这床上休息。”周恩来同志好象看出我难为情,便说:“没关系呀!这就很好了。”这时,我很想跟首长们多谈一刻,可是想到他们南下二千多里长征的奔波,就不敢过于打扰他们的安静,很快地出来,让首长同志好好休息。

二天,风雨大作,海里浪涛高得惊人。我向首长们报告时,发觉周恩来同志没有吃饭,脸色红得厉害。我不安地问:

“周恩来同志,你病了吗?”

“有些不舒服,但不要紧?”他温和地回答。

石魂同志焦虑地说:“周恩奉同志发烧很久了,昨天过度疲劳,今天发热得更厉害啊!”

一时愣住了,首长发高烧,而且很厉害,在这么恶劣的境下该怎么办呢?附近城镇都有敌军占据,这里又没有医生,何况又不能暴露秘密,真是为难啊!

在房子里徘徊沉思的叶挺同志,突然问我:“你能找得上陆丰县委的关系吗?”
“找得上。县委设有秘密交通站。”我说。

“那末,秀文同志,请你一面向县委报告,设法请个可靠的医生,替周恩来同志治病;一面派人雇船只,等风浪稍停,就启帆去香港。”叶挺同志说完后,回头象是征求周恩来同志的意见:“你看好不好?”

“雇船很好。不过请医生问题,我看不要麻烦县委吧。我的病并不要紧,行军打仗还能挨过来,何况现在的环境总算安定得多了。”周恩来同志说着坐了起来,好象是证明他的身体满可以支持。

“不行!你已给病折磨够了,应该赶快诊治!”叶挺同志肯定地说。

时我们在旁的同志也以同样的心情,向周恩来同志提出意见,他才同意我给县委打报告。

午,周恩来同志的高烧稍退一点,叫我找县农民协会的负责干部,和一位工农革命军的中队长到他的住房里座谈,了解我们这里的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的情况。他是多么关心革命事业啊,简直忘记自己还在病中。

说:“今年春天,地委举办了区书训练班,县委相继举办了组委和宣委训练班,大力发动农民,扩大武装斗争。‘四·一二’大屠杀不久,我们这里就举行了武装起义,夺取了政权。时间虽然仅仅十天,但是我们党组织了广大农民,起来保卫减租减息、抗租抗息的胜利果实,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的浪潮十分高涨。”

01300000258678123140104952815.jpg

恩来同志听得很仔细,不时地点点头。当我再谈到攻打碣石城,农民持着大刀、尖串,用浸湿的棉被和稻草捆护住身子奋勇冲锋,给敌人以严重打击时,他赞许地说:“海陆丰农民的革命热情非常宝贵!现在应该继续扩大工农革命军的力量!”

挺同志忽然问道:“南昌起义军不是有个团送给陆丰农民一部分武器吗?”

回答:“有!徐成章团长奉军委的命令,把武器送给了英勇的碣石和金厢农民,金厢的州渚村就发了一百多支枪。农民有了枪,斗争劲头更大了,部分青年农民穿上起义军同志赠送的制服,全副披挂起来可神气哩!”

恩来同志听到这里,随口就说:“农民武装起来的队伍,应该加强训练,提高战斗力,才能战胜敌人。”

时,县农协的同志说:“几天前,听说董朗和颜昌颐同志带领的起义军,甩开了敌军的追击,经过新田、河口,现在已安全地抵达海陆丰的革命根据地碣石溪和中峒了。”

了这个消息,周恩来同志非常高兴,他说:“这就很好了,革命军队和革命群众相结合,南昌起义的革命火焰,又要在海陆丰猛烈地燃烧起来!”

恩来同志的话,句句都打动我们的心弦,提高对革命的信心,讲的真好啊!但想到他在病中,就希望他休息。可是他不顾自己的病,继续亲切诚恳地问着,谈着。

恩来同志对党团组织的发展情况也非常重视。当时我们这个区的党团组织,虽然比一九二六年有了一定的发展,但是整个区才有一百多个党员,很多村子还是空白点。他谆谆教导我说:“应该抓紧发展组织工作,保证党的领导作用。只有党团队伍壮大了,工农群众的觉悟提高了,我们才有力量反对国内外的反动派,建立自己的政权。”

期以来,我整天忙于农民运动和武装斗争,对发展组织是不够重视的。周恩来同志的话打中了我工作中的大缺点,我带检讨地说:“今后我要好好的发展组织。”

外的天空暗下来了,我感激地说:“请首长休息吧,希望今后多多指示!”

恩来同志和叶挺同志微笑地点点头。在我们退出的时候,他们还送到门口,热烈地跟我们握手。

一晚,我激动得久久不能入睡,我想着首长的每一句话,和对工作对同志无微不至的关怀。
7731880039964905766.jpg
四天接到县委的通知,要我护送周恩来同志到革命基础很好的溪碧村去医病。那里有一个可靠的中医生。这天晚上,我备了一乘轿子送周恩来同志到县委早已布置好的接头地点,当时叶挺同志、杨石魂同志和两个警卫员也一起去了。过了四、五天,天还没有亮,周恩来同志又乘着轿子和叶挺同志等一行人回到我的家里。当我知道周恩来同志的病状并未全好时,我的心情不由地又不安起来。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让首长早日到达香港就医。但老天不作美,暴雨虽然停止了,狂风却依旧卷着巨浪,猛烈地扑打海岸。听着这声音,我的内心就焦急得象油煎,恨老天爷偏偏在这时候跟我们作对。那时,每天我总要抽空看望首长一两次,两位首长反复嘱咐我要关心整个区,关心抗租抗息的发动工作,关心农军的扩大和训练;这一期间,无论在政治、思想、工作和生活等方面,都给了我们极深的影响。

b219ebc4b74543a9a8a81e741d178a82b80114d2.jpg

次,我进房去的时候,周恩来同志正和两个警卫员一起坐在草铺上,认真地教他们学文化。周恩来同志看见我进来了,就站起来笑着对我说,“这两个江西老表学得还差不多哩!”那时我深深给那亲密的阶级友爱所感动。想起自己对下级干部关怀得不好,甚至粗暴地对待干部的缺点时,不禁刷地脸红了。

了一会,周恩来同志忽然问起我念过几年书。我告诉他曾到城里念过高小。接着他又问我:“读过毛泽东同志著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这篇文章没有?”
我说:“没有。”

恩来同志非常恳切地说:“应该读。搞农民运动的干部不读这篇文章是不行的。”又问:“《共产党宣言》读过了吗?”

怪不好意思地再次说:“没有。”

“啊!这是必须读的。”周恩来同志说着踱到我的跟前,靠近我坐下,非常温和地说:“秀文同志,你应该懂得,现在革命斗争正在进入艰苦的阶段,很需要无数忠于党的革命干部,懂得革命真理,掌握阶级斗争的策略,才能有远大的奋斗目标,在风浪中前进。因此,要认真地学习革命理论,从实际出发,指导革命斗争。你说是吗?”

“是。首长,我过去就是强调困难!以后保证要认真学习好。”一种激动的心情使我站了起来。

时周恩来等同志的食用全由我父亲照料。我父亲是一辈受苦的人,对革命的态度很坚决,过去有同志来我家,不用我说什么,他都热情地款待。他常说,同志们为革命离家背井,应让他饱暖些。这一回我郑重地告诉他,有两位首长要在我们家掩蔽,等风浪停了就走;我们要让同志吃得好些。他听了点点头说:“这不用你费心。”

长到我家后,父亲每天送饭打杂,他总是笑眯眯的。一次他买了一条三斤多重的鲜鱼,高兴地做好端进房子里,叶挺同志一看见就微笑着说:“哟!老大爷,怎么买鱼呢?你家并不宽裕,再说,咸菜已经很好吃啦!”

亲说:“同志,你们工作担子重,这位同志又害了病,不吃点鱼壮壮身子那能行呀!”

恩来同志说:“老大爷,我们身体并不坏哩!你太关心了。”他接着又说:“菜已做了,那就请你送一盘给老太太尝尝,你也来这里吃。”父亲受周恩来和叶挺同志劝说不过,只得照办了。吃饭的时候,周恩来同志看我父亲光吃咸菜,就把鱼放到我父亲的饭碗里。叶挺同志也风趣地对两个警卫员说:“怎么,你们也拘束了,打它一个冲锋吧!”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在周恩来同志等人走了之后,父亲才知道这两位同志是周恩来同志和叶挺同志,他激动得泪汪汪地说:“怪不得他们那样和气,那样关心别人啊!……”

恩来同志他们,在我家住了半个月,船工来通知我说,可以出海了。我把这个消息告诉首长,大家都非常高兴。傍晚的时候,我备了一乘轿子给周恩来同志坐。在动身之前,两位首长亲自向我父亲道别,并殷切地表示谢意。我的父亲感动极了,他对着两位首长祝福:“老天爷保佑你们一路平安!”

们一行弯过州渚村二十分钟后到达了海边。那里停着两条不大的有竹篷的小帆船。我们便一齐上去。


C30AA71FA6B7F174D263D2EBB368AA8D.jpg
船了。天空灰蒙蒙的,海涛在咆哮。恰好遇上刮东风,顺风掠过奔腾的巨浪,船向漫无边际的大海飞驰。

安顿了首长在船舱里休息,便出来坐在船头上,环顾着周围海面,心情紧张地筹划着假如遇上土匪的对策。半夜后,一弯月儿从海面上徐徐升起,船工告诉我,已经越过了匪船出没的海面,我们顺利地渡过险境,我真是高兴啊!但是,立刻又难过起来。在和敬爱的周恩来同志、叶挺军长一起的日子,我觉得全身都是劲,满怀信心。我想能永远跟在周恩来同志的身边多好啊!

颠簸得很厉害,两位首长一夜也没安睡。离香港五里,杨石魂同志叫船工下了帆,改乘小艇上岸。

爱的周恩来同志和叶挺同志就要走了,我们热烈地握手,依依惜别。最后,叶挺同志把一支自卫小手枪和一副望远镜送给我,两位首长叫我好好坚持斗争。
我听着首长的嘱咐,拿着高贵的纪念品,觉得全身的血都沸腾了。

来源 | 《工农兵》
作者 | 黄秀文\讲 叶左能\整理



126802509.jpg
20131115155857-614009684.jpg
无个性不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陆丰市民网 ( 粤ICP备15004552号-1 )   

粤公网安备 44158102000005号

GMT+8, 2019-12-9 23:38 , Processed in 1.296875 second(s), 4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