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陆丰市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64|回复: 0

我美丽的家乡 • 陆丰

[复制链接]

1971

主题

2201

帖子

39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5473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5-8-28 17: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林兴墘
▎来源:林兴墘的博客

QQ截图20150828110348.jpg

简介:
本文和图片创作于2010年及2011年,作者系陆丰潭西人,人民教师。
遗憾的是作者已经好久博客没有更新.......



7163dfacg987a1d64d89f&690.jpg

场景:回潭西镇的路上;镜头:第一组。

我驾着车子驰骋在回家的路上,在高速公路上子弹般呼啸着前进。车厢里弥漫着格拉那多斯的《安达路西亚》,身穿蓝色毛衣的女友坐在我旁边跟随钢琴曲的韵律在轻声哼唱。

外面,一派萧瑟的景象,一路荒芜伴随一路丘陵。路旁山头上的草丛萎靡枯黄,在强劲的海风压抚下倒向一边。夹路而生的常绿灌木病恹恹地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展现着苍白无力的一丁点绿色。

极其阴郁的天气,灰蒙蒙的天空沉重地压在头顶上,让人强烈地感受到了某种不可言状的压抑。

汽车开足马力继续奔驰,海风争先恐后地灌进车厢,夹杂着海的味道——咸腥、苦涩。海就在不远处,与天空连成混沌一片,像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虚无缥缈。

车子渐渐逼近家乡。

在通往家乡的黄土路上,两列木麻黄沿路并排,不知是哪个年代留下的遗物。在我依稀记事的童年,它们就站在这里了。风吹过时它们呜呜作响,像在泣诉一段鲜为人知的往事。

偶尔经过池塘,点点白鸭悠闲地游弋在水面上,仿佛海面随意漂游的白帆船。系在堤上的蕉树带像两只绕成圆圈的大手护着整个池塘。竹林掩映下的农舍静穆无声地蹲在塘基上,宛如看守鸭子的老翁。

从远处望过去,潭西镇像一幅巨大的立体画从山脚一步步往山上延伸,高傲的洋楼与谦卑的瓦房相映成趣地铺展在这幅画卷上,这种反差破坏了建筑物依山而建本应形成的阶梯状,铸造了一副参差不齐、犬牙交错的景象。四季常青的榕树与苗竹夹杂其中,让人闹不清是植物生长在建筑间,还是房子建造在树林里。

7163dfacg987a15c26a77&690.jpg

场景:潭西镇南边,田野;镜头:第二组。

一个难能可贵的星期天,没有家庭作业,没有补习课,没有学校无聊透顶的文娱活动。晴空一碧,万里无云。天空看上去深邃清澈、纯净如水,好得不得了,似乎在向刚刚从寒冬中苏醒过来的苍生万物保证,以后晴朗温暖的天气将永世长存,不会再有阴霾和寒风。

农田宛若山上泻下之水,汹涌澎湃地往南方漫延,一直流到遥远的海边。撒落在田野上的孤零零的小村庄点缀着平原的空旷,给单调的地平线增添了些许人间气息。
苍穹下,广漠的农田被温室棚覆盖着。一垄垄的温室棚并排开去,仿佛霎时凝固的波浪,阳光照在上面,波光粼粼。所谓稻田,已所剩无几,这一撮那一撮地夹杂在棚与棚之间,宛若快被大风浪吞没的可怜小岛儿。

我扛着钓杆,慢悠悠地在田间小路上溜达。

排水沟陪伴小路一直往前伸展,犹如相濡以沫的夫妻那样不离不弃。流水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流着,一副安静祥和的样子。水沟清澈见底,细沙清晰可辨,水草随波逐流飘忽,像绸带般柔和。偶尔有一两只小鱼儿在水面上吐气泡,我经过时,它们蓦地一摆,水面立即漾出小小的水涡。

凌河边的青草地上,牛儿们甩着尾巴在啃草,几只白鹭踱着悠闲的步子,用尖嘴巴翻草皮。牧童们聚集在石拱桥旁,有的在掷飞盘,有的在竹荫里看小人书,有的站在河岸上朝水里撒尿。

我在桥墩上坐下,抛下鱼饵,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面上的鱼漂,惴惴不安地等着鱼儿咬钩。河水在桥下缓缓流过,就像我们穿越童年岁月那般随心所欲和从容不迫。
不远处,一个农家妇女在招手呼唤,那是我那爱唠叨的母亲在召唤她顽皮不听话的儿子。

7163dfacg987a155799e5&690.jpg

场景:潭西镇背面,小山坡;镜头:第三组。

我艰难地爬上小山坡,在一棵相思树旁坐下,患关节炎的膝盖隐隐作痛。

南边,凌河在镇西的墙脚下缓缓流过,接着像一条迎风展开的绿色飘带往前飘展,前行不多远,绕过竹林掩映下的深沟村向东逶迤,行将一千米,又在溪美村栋栋白色小洋楼的旁边拐了个弯,这才规规矩矩地穿越垄垄泛着白光的温室棚,奔向大海母亲的怀抱。

从这边望过去,大海像一个硕大无比的圆圈圈住了整个世界。海面空旷平静,不见帆船,唯见朵朵白云悠哉乐哉地在突出水面的各个小岛上溜达。

山坡的东面是一片青草地,俨然一张绿色的拉舍尔从山顶一直铺到山脚下。几个孩子在斜坡上奔跑着,欢笑着,风筝在他们头顶上无所事事地东走西顾。西坡是公共坟场。从山顶上扫视下去,坟头重重叠叠,好像镶嵌在船底的贝壳。漫山遍野的狗尾草在坟上肆行无忌,山风吹过,集体随风摇曳。

7163dfacg987a17124aeb&690.jpg

记得小时候那些极为漫长的夏日黄昏,我常跟着姐姐在这个山头四处游荡,找一种叫小二仙草的药用植物。父亲高兴的时候——尽管少得可怜——会给我们糊风筝,他做的蝴蝶对我们来说是童年时代难得的奢侈。现如今,姐姐已经香消玉殒,双亲也早已长眠地下,不知人间喜怒欢愁。

我一下子跌入回忆里,沉溺其中不能自拔。隐约中,我仿佛看见姐姐站在我的身边冲我微笑。她还是没有改变多少,一头披肩发,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小巧玲珑的鼻子,脸上的皮肤还是像以前那样娇嫩得像刚摘下来的香瓜,笑眯的眼睛依然弯成月牙儿,只是眉端似乎有股黯淡的忧伤,笑起来也不像记忆中那么灿烂无邪了。

姐姐朝我挥挥手,渐渐离去。我看着她的背影慢慢变小,直到变成远方的一个小黑点。印象中,姐姐从未如此孤独过。

夏日黄昏总是显得特别漫长,我在山坡上不知坐了多久,太阳慢慢地拉长我的身影,山风携带各种情绪擦身而过。夕阳西沉,我挣扎起来,走下山坡,步履蹒跚地消失于黄昏弥漫在石板路上的迷雾中。

潭西•潭圩.jpg

场景:潭西镇东北边,法留山;镜头:第四组。

灯光寺里香客和游人稀少,整座寺院空荡荡的。我跟住持谈论了两个小时经学,随后驱车离开。

我将车子停在山腰一间废弃的小木屋前。小屋木门紧闭,像内向沉默的人不愿说话的嘴巴。不远处的几棵火棘结子满枝,红果子无人采撷,无声无息地落入地上的一片凄迷草色中。

我钻出车子,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点燃一根烟。

灯光寺传出和尚做晚课的声音,急促的木鱼声和洪亮的古钟声更突现了山林的幽静和寂寥。

我往西北方向望去,群山不断,连绵不绝。山的尽头,一轮落日正在徐徐下坠,像个迟迟不肯退位让贤的封建老帝王。夕阳下,西南方的平原升腾起淡紫色的寒雾,造就了一个迷蒙渺茫的意境。秋风正紧,北雁南飞,正在做一年一度的集体大迁徙。

那轮落日慢慢地消逝,从残缺到半圆直到变成一丝光线,映现出满天满地的红霞,将整个世界染成血淋淋一片。

潭西•赤坎寨.jpg

残阳似血,残阳似血……它使我想起了什么呢?

诸多不顺立刻涌上心头——事业面临困境,健康亮起红灯,夫妻生活不再美妙,子女不好教育——惟独缺少激励人心的事件。

在这静寂肃穆的天地间,我仿佛听见寺里的钟声在整个山谷回响。这声音愈扩张愈细小,最终幻化为一片虚无。我内心深处的失落感和幻灭感也随之恶性膨胀,到最后,我真真切切感受到的只有空虚,一种漫无边际的空虚。

山谷里的寒气袭上来,我感到有点冷,起身继续驱车下山,很快到达山脚。

山路弯曲,车轮碾在上面沙沙作响。路的旁边是杂草丛生的乱葬岗,衰草瑟瑟,墓冢累累,染寒烟孤枝晃动,卷凛风黄叶纷飞。

天色由昏入暗,我朝潭西镇的方向望去,万家灯火四处燃起……

潭西•赤坎头.jpg

Cut!
一连串砸碎玻璃瓶的声音将我惊醒。

几个年轻人在外面用多余的青春活力歇斯底里地狂笑,煞有介事地大声吆喝。

多年以后,他们也许会明白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仅仅是年轻幼稚时无聊透顶的轻狂。但无论经过多少年,在此之前,他们经历的人生全部都是生命的代价。人性之巨大苍凉和无奈正在于此——没有经历过分娩的阵痛,便无法体会创造生命的艰苦和难能可贵——一个人惟有蓦然回首,发现天真的笑靥、健康的体魄、美丽的容颜已经杳无踪影之时,才会真真切切感受到生命成长的切肤之痛,而用生命的代价换回来的人生经历、处世智慧和事业成就那时只会徒增感伤和唏嘘。

潭西•法留山侧面.jpg

我躺在床上,睡意荡然无存,睁大眼睛看着深夜的漆黑世界。城市的灯火透过窗帘漏进一丁点光亮,闹钟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重复着单调的“滴答”声。

外面,年轻人的声音越去越远,仿佛我那扬起风帆正在离去的青春年华,面无表情的肃穆再次笼罩黑夜。

我起床打开冰箱,拿了一听啤酒,走到阳台。

外面的空气冰冷稀薄,寒风凛冽。天穹上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宛若一支巨大无比的黑伞罩在地面上。

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找不到,刚才那些砸酒瓶的年轻人像被某种神秘力量掠去了似的。冷清的路灯垂头丧气地站在街道边,犹如一只只蹲在墙脚下无精打采的流浪狗。它们孤独的枝杆伸向天空,就像自由女神举着火炬在不自由的世界里搜索自由的国度。

我抱膝静坐,小口地呷着冰冷的啤酒。寒风刮过耳际,呜咽倾诉它的孤寂和凄清,似乎在吟唱一曲哀沉的挽歌。

南边的天角下,我那遥远的家乡的方向,微微透漏出一点光明,犹如风中的火柴火。我将下巴拄在膝盖上,目不转睛地望着那点光亮。在这样寒冷的季节里,父亲拖着病身子顶着寒风走夜路时不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母亲的老寒腿不知会不会给她造成很多苦恼。

忽然,我内心深处产生一种冲动:想循着那丁点光明一直走一直走,回去看看家乡的人们是否依旧平安无恙,看看我的亲人们是否经常聚在一起共享天伦。

但我最终还是没有。

一阵悲伤碾过心头,我叹息一声,扔掉易拉罐,回到房间打开笔记本,继续编写尚未完工的产品营销策划方案书。(完)

以下照片鄙人拍摄于海陆丰地区,拍得不好,但贵在真实。

潭西•后溪.jpg 东海•马街.jpg 东海•神冲.jpg 东海•四十米大道.jpg 东海•乌坎海.jpg 碣石 碣石湾.jpg 碣石 南门.jpg 碣石 玄武山.jpg 金厢 观音岭.jpg 金厢•观音岭海滨浴场.jpg 潭西•法留山.jpg 潭西•后溪.jpg
东海•螺河.jpg

城东•淡水.jpg
潭西•法留山正面.jpg
东海•乌坎.jpg
潭西•某一家人.jpg
潭西•深沟.jpg
无个性不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陆丰市民网 ( 粤ICP备15004552号-1 )   

粤公网安备 44158102000005号

GMT+8, 2019-10-22 05:50 , Processed in 1.250000 second(s), 4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