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陆丰市民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48|回复: 0

陆丰本土鬼故事

[复制链接]

1968

主题

2198

帖子

39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95404

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发表于 2015-10-12 21: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作者
o明哥o 陆丰贴吧资深吧友、退伍军人,性格豪迈大方、性情中人。陆丰贴吧舆论领导人物,在陆丰贴吧注有多篇短文。私人微信:Q514421205

前言:洒家年少时,性格桀骜不羁,凡事不按常规,皆由喜怒所为,江湖评价亦正亦邪。但对陆丰乡土民情却一往情深,常云游四方。虽愤世嫉俗,对农民兄弟,却有一种本质上的亲近。所以每每与乡村老者长辈闲聊,三杯老酒下肚,家长里短,不知不觉间便能收集到一些趣闻。现在将以前所收集到的鬼故事略透一二,以供吧友茶余饭后闲聊之资.....如有吧友想当面听故事,需备好老酒一坛,地豆米两斤,作为门票......


40fe2edda3cc7cd939e1db2e3901213fba0e91cf.jpg

在许多年以前,陆丰首府东海镇,一条经大安、过东海、由望饶入海的河流,把炎苍埔跟神冲两个乡隔开。在夏天,清澈的河水惹得河两边村庄的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去河里一展身手。渔民撒网捕鱼,岸边村姑洗衫洗菜,孩子们在河里“八仙过海,一展神通”,一派农家田园风光,好不融洽.......

在这群孩子当中,有两个感情特别好,如亲兄弟一般。一个是炎苍埔的阿龙(化名),一个是神冲的阿城(化名)。那时候还没建神冲桥,来往需要小船摆渡。快乐的时光总是容易逝去。一眨眼间,阿龙跟阿城都已经成年,必须挑起生活的担子了。但看着家里一穷二白,也是一筹莫展。穷极思变,狗急跳墙。这时候,逃港潮开始了。很多人偷渡去了香港,在那边风生水起。阿龙跟阿城两个人商量了一下:“照这样下去,不要说娶妻生子,连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饱!前后都是死,不如偷渡来去香港!”

两人一拍即合,稍微收拾了一下,就结伴偷偷地离开了村子。
但事与愿违,两个人搭船偷渡了几次都被抓住遣送回来,免费吃了几次公家饭。这一天,阿龙跟阿城又被遣送回来了。两个人垂头丧气,不知如何是好。两三个月过去了,阿龙游水到了对面的神冲,找阿城商量:“兄弟,再博一次吧!这次我们不要一起去!你先,我后面跟着来!”
阿城觉得有道理:“好!再博一次!到时我们衣锦还乡再相聚!”

002564bab90d0e866db70d.jpg

这一次,神冲的阿城过去了。炎苍埔的阿龙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半路上遇上了风浪,船打翻了,做了“水仙爷”......
到了香港的阿城,为了躲避香港差佬的检查,只能躲在建筑工地上打工。每当遇到老乡总是在寻找阿龙,但却没人知道他的下落。阿城心里想:反正衣锦还乡了还能见面,也就一心一意的卖力工作。后来得到工头的赏识,被提拔了,生活跟见识也今时不同往日了......

那一年英女皇生日,港英政府特赦,所有留港有一定期限的难民都能得到身份证。阿城也就趁着这一波特赦顺利成了香港居民。
临近清明节了,阿城想着来香港已经好几年,碍于自己当时是偷渡客,一直没回去祭祖。现在是合法身份了,应该回去看看了,顺便看看阿龙发展得怎么样,好多年不见了,应该结婚生子了吧....到了这个时候,阿城还不知道阿龙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阿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神冲。刚好这天是陆丰习俗的公祭,家家户户都摆上香案供品酒菜,招引家族内的亡魂回来享用。所以这天阿龙也回来了...

53593ec9-95f1-4f8d-9109-d98172b910bc.jpg

阿城远远望见了多年不见的阿龙,喜出望外!一路小跑过去打招呼!阿龙看到阿城,想起儿时的友谊,也是不胜唏嘘!一番嘘寒问暖之后阿城说起这几年一直在找他,问阿龙是不是过去了,在香港发展得怎么样....阿龙支开话题,热情地邀请阿城去他家里吃饭。阿城归心似箭,又看到阿龙身边跟着的那几个人面无血色,本不想去,但架不住阿龙的热情邀请,只得跟着一起去了。一路上,不管阿城怎么套近乎,阿龙始终跟他保持着距离。阿城心里想:这么多年没见面,难免有点生疏,所以心里也就没在意。

到了阿龙家里,只看到他家里的人正在供桌前烧香跪拜。阿城心里觉得诧异,刚想问个究竟,却被阿龙阻止了。阿龙说:咱们这么多年不见,今天应该好好地喝上几杯,快快上座!他们拜他们的,我们吃我们的。阿城心里虽有疑问,但也不好问太多,再加上肚子也确实饿了,所以就跟着他们几个一起坐下了。说到这里。或许大家会问:为什么阿龙的家人看不到阿城?这点很简单,就是我们俗话说的:“鬼遮眼”。所以阿城从门口一直到屋内,所有人都看不到。阿城也没看到什么异样,以为只是纯粹的祭祖。

酒席间阿龙他们几个频频劝酒夹菜,阿城心里想着既然是老朋友,所以也就不客气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炷香烧得只剩一半了,阿龙的家人拿着银锭香烛到门口焚烧。阿龙几个起身离席,阿城也是喝得晕晕乎乎的,就问他们要去干嘛。阿龙说:我们几个有点事要出去一下。阿城说:我还没吃饭呢。阿龙眼看着家人已经差不多烧完冥钱了,只得叫阿城先在这里吃饭,等等就回来。之后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阿龙他们前脚刚离开,家人刚烧完冥钱返回屋里。只看到筷子在动,没多久就现出一个人来,这一惊吓不小!大叫出声!阿城刚刚扒完一碗饭,正想添饭,被他们这一声大叫也是吃了一惊!碗筷都摔在地上.....

11369302_759161.jpg

上回说到阿龙的家人见到供桌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在吃饭,后来定了定神,确定阿城不是鬼,才走近细细问了起来。阿城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他们,他们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去问村里的古稀老人才知道,原来但凡拜祭逝去的亲人,供品摆上桌,拜请亲人,三支香点燃,亲人亡灵自会到来享用。阿龙带来的另外几个,有的是他家族的长辈,有的是阴间的朋友,否则他家的门神公也不会让这几个进去享用供品。须知阳间有阳间的律法,阴间有阴间的规矩......另外,阿龙最后急急忙忙要走,那是时间到了,也就是说宴席该散了,因为阿龙的家人已经开始烧银锭香烛了........

阿龙的家人请了人把他的阴灵调上来,也就是说陆丰俗语说的吊阴。目的是想把阿龙的骸骨找回来,安葬在家族的祖坟地里。阿龙上来了,告诉他们不用寻找了,骸骨他们是找不到了,在大海里不比陆地。更何况那些年逃港的死在海里,死在路上,何止千百.....只是阿龙希望能在本族里找一个合适的孩子过继他这一房头,以免他这一房头绝了。他在下面也能够享用香火。

后来,神冲的阿城梦到了阿龙。梦里阿龙说,现身跟他见面,是因为了切跟他的兄弟缘份。人世间有头有尾,阴间亦是如此,那一顿是诀别酒,今后阴阳相隔,永难相见。阿城的生辰八字他不知道,再说他也只是一个鬼而已,并非鬼差,无法预知阿城以后的富贵如何。但告诫阿城切莫为非作歹,今世不会报应到自己,也会报应到自己的子孙。多修桥铺路积阴德,多多接济贫苦人家,下面登记的跟明镜似的,都记在本子上的..............

最后一次托梦给阿城,告诉他因为思念双亲,魂魄经常游离于家乡的神冲河。佛祖念其孝心可嘉,特许他进庙享用百姓供奉的香火。这次托梦,是来告别的,让阿城转告家人:佛光普照,惠泽于他,入庙鼎食。尘缘已了,切勿牵挂.........

(本节完)

119577693.jpg

这次来讲一个崔彼新区的真实鬼故事,讲述这个故事的人现今还在世,并且活得好好的。起因就是他在那里搞养殖业所遇到的种种怪事。如今故事的主人公还住在桥西那里.........


前几年的养殖业市场行情很好,一般规模以上的都赚了钱。但不管是养鸡养鸭还是养猪,都需要很大的场地。东海镇内根本就没有这么大的地方,那就只有周边的乡镇扩展了,比如后坎、沙埔、深草洋、潭西、西南、星都、崔陂等等。

一个朋友的朋友,住桥西。想搞肉鸡养殖,就在周边乡镇寻找合适的场地。后来终于让他找到了,地点就在崔陂新区。那天特意叫我们几个人一起过去,一来是那个场地位于崔陂新区最偏僻的地方,几个人去可以给他壮胆;二来是人多可以给他提供点参考意见。中午十一点左右我们到了目的地,那是一栋废弃的楼房。

这栋楼房钢筋水泥板、水泥柱全部已经铺好,总共有四层,面积应该在一千多两千平方左右,倒是理想的养殖场地。但奇怪的是,这栋楼除了一楼垒了砖墙之外,二楼的围墙只垒了一半,三楼以上干脆不垒墙了,就立着柱子。整栋楼因为没住人,再加上风雨的冲刷,楼体外表都蒙着一层黑黑的苔藓污渍....那时候还是炎热的夏季,但我感觉走进去之后阴风阵阵,不禁打了个冷战....听那个中介说,这栋楼盖了一半,主人就不打算继续了。朋友觉得蹊跷,打算继续问个究竟,却被中介人支吾过去了。

虽然大家对这个地方都有点不自在,但既然是养殖又不是租来住人的,所以也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再加上租金也便宜,大家的意见就是还可以。就这样,双方都很快敲定下来了。谈妥之后,朋友对于前面另外一栋废弃的楼颇感兴趣,就问中介人,但他叫我朋友别问那么多了,那栋楼的主人是谁他也不知道,言语之间似乎欲言又止........

请了几个水泥工人过来噼噼哐哐,消毒铺沙,挑了个吉日,把几千只鸡苗往里一放,算是正式开张了............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安全问题是至关重要的,几个人一起给他出谋划策。除了棍棒刀之外,也备了一点迫不得已才能拿出来的东西。另外,晚上有三个人在那里过夜,通讯器材也齐全.......

刚开始的第一天,除了奇怪的响动跟鸡苗不安分的声音,倒也没什么大事。但第二天晚上开始怪事就频频发生了.........

因为是夏季,晚上三个人都在乘凉喝啤酒。其中一个人看到了一个影子走进了院里天井的一个养鸡房,以为是偷鸡贼,操起砍刀悄悄走过去看个究竟。但三个人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条毛。等返回院子里刚刚喝酒的地方,桌子上的酒菜全部都洒落在地上。

20120522010021_FjrrT.thumb.600_0.jpeg

三个人看到酒菜洒落在地上,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说道:烧扑!堵着鬼咩?!这话一说出口,三个人背后都出了一层冷汗!

也就在这句话刚刚说完的时候,只听大铁门哐当一声!铁链掉在地上,大门咿咿呀呀缓缓打开!他们转身望去,这次不是一个,而是整整一群!男女老少,高矮胖瘦都有!中间还有一些面目全非、鲜血淋漓、肠子都流出来的!缓慢地朝他们移动过来!这三个人被吓得差点魂飞魄散!饶是他们自小打架出身,大小阵仗经历过不少,但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不约而同地转身就往楼上跑!刚刚跑到二楼,“他们”已经进了院子!正朝通往二楼的楼梯这边来............

“怎么办!!”三个人当中的阿填问!“跳下去!!”其他两个人同时说!好在二楼不是很高,也好在四周没有铺水泥地!三个人脚一着地,也顾不得去看后面有没有追来,一路飞奔,径直跑到潭西去找朋友了......

三个人受了这场惊吓,再加上跑了这么长的一段路,体力虚脱,病了一场!后来请师父念咒、请符、解洗之后,在床上躺了几天才恢复.....

就在他们三个人到了潭西朋友阿强家里的时候,阿强问了一个大概,就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毕竟他也听过也见过这些稀奇古怪的事,马上就打电话给桥西的阿溪,也就是这个养殖场的主人。阿溪连夜就带人开着车过去潭西......

阿溪本身不信这个邪,就想马上带人过去养殖场,但被阿强阻止了。阿强说:看三个人这个样子,应该是真的,现在先不要轻举妄动!等明天再说......阿溪带着这三个人回到东海,安置在家里,其他人都呆在一起商量这个事该怎么处理.....

20120621033048128.jpg

第二天早上,阿溪带着人赶过去养殖场。但三十多个人四周检查了半天,也没见到有什么异样。只有地上洒落的那些酒菜的痕迹,表明昨晚确实有什么事情发生。阿溪叫两个工人把饲料倒进鸡槽里喂养鸡苗,然后清点数量,一只也没少。他原先一直认为是有人来争地盘捣乱,眼里看到的情况更加坚定了他这个想法。所以他绝对今晚留下来。阿强劝他:有些事不能不信,毕竟是咱们占了“他们”的地盘,打扰了“他们”的清净.....但阿溪根本听不进去,阿强只有随他,但给了他一张符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白天去的三十多个人,除了十几个留下来陪他的,其余也就先回去了。傍晚六七点,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阿溪今天是有准备过来的,除了动用一些神秘武器,还带了四条狼狗过来,十几个人在这里戒备,另外还有潭西那边的朋友随时准备着。因为潭西离崔陂比较近,东海这边的人也集中到了潭西。

300000764046129109473632504_950.jpg

天色黑了之后,所有人都在凝神戒备,但一直没什么事发生。直到十一点多,阿溪叫兄弟们准备点宵夜,吃完宵夜大家轮流休息。就在这个时候,奇怪的事发生了!刚刚躺下去休息的人从偏房里跑出来,说是一直有东西扯他们的被单,叫他们起床!也就在这个时候,四条狼狗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继而一直对着大门口狂吠!所有人都知道他们要等的“东西”来了!都做好了打硬仗的准备!阿溪跑上二楼阳台观看情况,只看到大门外密密麻麻地站了一群.......

四条狼狗冲到大铁门边,前爪搭在大铁门上狂吠!阿溪站在二楼阳台操起家伙就动手,连续扣动扳机。但一阵烟雾过后,铁砂四溅,“他们”还是好好的站在门口的那条路上,既没有进去院里,也没有离开(后来分析,估计是四条狼狗的功劳,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阿溪他们这下感觉到一阵寒意!其中有一个人拿起手机打电话搬救兵!阿强接到电话就召集人马赶过来,还带了一个师父。其实他可能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早就做好措施了........

u=1609090047,1421887390&fm=21&gp=0.jpg

我们跟着阿强,开着四部面包车火速赶过去。在车上,阿强带去的那个师父叫我们切莫动手,因为“对方”根本不是人......

师父临来之前已经把符咒每人发一张带在身上。在车上,我看到他把一叠符咒呈扇形展开,嘴里念念有词,把朱砂笔虚空比划着,然后点在符咒上。一直把符咒捏在手上,快到养殖场的时候用火机把符咒点燃。车一停,他马上第一个下车,嘴里的咒语一直没有间断过!把点燃的符咒往空中一撒!嘴里用陆丰话大喊了一声:清!

就在师父喊完这句话的时候,说也奇怪!刚刚还看到一层雾气,就连大车的车灯都无法穿透!现在竟然不见了!这种雾,不像潮湿天气或大雾天气的那种!现在让我描述也不知如何形容!在潭西住的朋友或是经常开夜车过海丰的朋友应该知道,在老潭西路口跟“灯光古寺”之间的那段路,特别是拐弯的那段路,就经常有这种雾气!从旁边山上的树林飘出来!

为了不误伤自己人,所有的东西都绑上了红布条!师父走前面,一群人跟在他后面!带头的大哥先开口叫里面的人,以免发生误伤。阿溪在二楼看到是自己人,马上下楼,叫人开门。这时候那四条狼狗还是一直在狂吠!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又是在夜里,空旷又有回音,显得异常恐怖!

U1817P28T3D2664250F328DT20090821204922.jpg

里面的人牵着狼狗,打开大门。师父跟阿溪说:“我们走!”

大家立即把院里两部车开出来,坐上车,调转车头,所有人的心里都巴不得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一路开到阿溪的家里,大家才算松了一口气!大家坐定之后,安排三四个人去买酒菜给大家压惊!阿溪赶忙向师父道谢:今晚多亏林师父了!要不我们十几个人都不知道会怎么样呢!林师父问他看到了什么,阿溪把看到的情况说出来:狗一叫,十一个人在院里埋伏,五个人跟着他上了二楼。看到大门前的路上一团大雾,雾里站着一大群“人”!以为是有人装神弄鬼来捣乱,问了几声之后没有回答就直接动手了!但并不能伤害到“他们”!

林师父这时候说出了真相!原来在那一带,旧社会的时候“乌红旗”争斗,死的人都埋在那里。43年的饥荒跟63年的时候,死的人也都埋在那一带,说白了就是乱葬岗!再加上隔了一座山,就是公墓园!老潭西路口附近一带,以前也发生过多宗车祸。人死之后,魂魄总是会在他生前离世的地方附近游荡!特别是那些车祸、溺毙、上吊、服毒等等的非正常离世的魂魄更是如此!他们看到的那些鲜血淋漓、面目全非的,就是车祸中遇难的.....虽说有子嗣祭奠烧香,但转世投胎却没有那么容易!更别说其中有一些是无子嗣祭拜的孤魂野鬼了!如果不找到替身,轮回转世更是不可能的!最终只有被“百姓公”收留!更惨的是让地府的“牛头马面”抓到了打入“枉死城”,受尽磨难!所以那里除了种植荔枝树,根本没有人烟!因为这些情况屡屡发生,所以那两栋废弃楼房的主人当年投了那么多钱,才没有继续建造,也才会租给他做养殖场.......

林师父说他撒的那些符咒只是“借路”,就像古代官员出巡时提示肃静,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的道理一样。不用那些厉害的符咒是因为占了“他们”的地方,打扰了“他们”的清净,封了“他们”就太缺德了!会遭报应的!



后来阿溪也觉得有道理,如果真的没办法就打算放弃了,虽然第一期已经投资了十几万,钱财身外物!林师父明天准备金银元宝、猪头等牲礼,还有另外一些东西,详细写在纸上,嘱咐他去准备,明天下午6点左右过去拜祭超度。因为第二天要办这些事,所以大家吃完宵夜就各自散了。阿溪千恩万谢了林师父,把他送到酒店住宿......

第二天,阿溪把全部的东西购买妥当之后就去接林师父,顺便叫潭西、河西、东海这帮兄弟一起去吃饭。席间阿溪对林师父说东西已经准备好了,这次过去,“他们”会不会像前两个晚上那样闹?林师父叫他放心,阴间跟阳间的规矩是一样的。你提着礼物登门道歉,人家总不能赶你走吧?所谓拳头不打笑脸,享用供品之后,“他们”自会收敛........

到了下午四点多,一群人开着车先到养殖场院子里,按林师父的指示把金银元宝、金童玉女、猪头牲礼的供品摆好。这次林师父另外又带了几个“西公”,准备做法事。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大家的神经也逐渐绷紧了!把养殖场里的灯全部打开,几部车的大灯也都打开了。林师父让大家不用紧张,关掉大车灯,以免打扰了“他们”享用!只留下院里照明的灯。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让大家点上香,点上两支大红蜡烛,他开始念咒拜请。念完之后,把香插在香炉里,大家跟着把香插上。紧接着林师父让大家全部离开院子,都到客厅里等着。然后又念咒,拜请之后他也离开院子到客厅里,叫人把门关上。说也奇怪,就在关门的时候,平白无故起风了!把蜡烛都差点吹灭了!院子里的树叶也打着旋转!供桌上的金银元宝像翻书一样哗哗作响!如果不是早就用石头压住,估计都散落一地!

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天气原因,反正大家都觉得不自在!感觉阴冷!林师父叫大家都回避,不要去看,让阿溪拿点茶叶出来冲茶。大家都没有说话,鸦雀无声!气氛让人很压抑!林师父叹了一口气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人在世行善积德,有人在世作恶多端!有人自以为在世间只手遮天,作乱纲常!不敬天地,不养父母!谁知一举一动,都登记在案!骗得了人,骗不了神鬼!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等大难临头,才知有影有迹!就算自己不遭报应,也累及子孙后代。若世人知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世间便无大奸大恶之人!做人还是积德行善为好,不修今生修来世。

无个性不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陆丰市民网 ( 粤ICP备15004552号-1 )   

粤公网安备 44158102000005号

GMT+8, 2019-9-20 23:24 , Processed in 1.328125 second(s), 4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 Style Desig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